今日看点:
>>上饶新闻首页>上饶财经新闻> 正文详细

新兴市场喘息有余 按兵不动各国央妈在等什么

解读:在英国退欧逐渐逼近的乌云下,全球各大央行均采取按兵不动的战略。本周四一天之内,美联储、日本央行、瑞士央行和英国央行等纷纷公布本月利率决议,维持基准利率不变,而他们共同的原因均指向即将于下周举行的英国退欧公投。不过另一方面,随着印尼央行昨日的意外降息,新兴市场正显露出“蠢蠢欲动”之心。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16-06-17 11:07:00   作者:小编   人气:4450

        在英国退欧逐渐逼近的乌云下,全球各大央行均采取按兵不动的战略。本周四一天之内,美联储、日本央行、瑞士央行和英国央行等纷纷公布本月利率决议,维持基准利率不变,而他们共同的原因均指向即将于下周举行的英国退欧公投。不过另一方面,随着印尼央行昨日的意外降息,新兴市场正显露出“蠢蠢欲动”之心。

  

        美联储打头按兵不动

  

        京时间周四凌晨,美联储宣布已全票通过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25%-0.5%不变的决策,同时表示将继续密切关注通胀指标及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

  

        继糟糕的5月非农数据后,英国的退欧风险也在逐步增加,这让美联储犹豫起来。根据美联储当天的会后声明,4月以来的信息显示美国经济增长虽然已经回温,但就业市场改善的步伐放缓;此外虽然美国失业率继续下降,但就业岗位增长减少。同时,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英国退欧形势成为美联储在6月会议上考虑的一个因素。

  

        此外,在欧洲央行传出可能联手英国央行救市后,日本央行也可能为英国退欧未雨绸缪。继本周出乎市场意料取消公开市场购买债券的操作后,日本央行周四也表示维持利率和货币基础年增幅目标80万亿日元不变。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将密切监控英国公投的影响,日本央行与包括英国央行在内的其他央行保持密切联系。

  

        在周四晚间,英国央行也一如预期地全票通过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5%的决定,同时维持3750亿英镑资产购买规模不变。根据英国央行会议纪要,英国退欧可能严重影响通胀与经济增长展望,风险甚至将蔓延至全球金融市场。鉴于退欧后贸易条款将恶化、生产率将走低、风险溢价走高,英镑很可能会在公投退欧后进一步急跌,英国货币政策委员会听取了央行针对公投的应急预案,并讨论了金融稳定措施。

  

        英国退欧成最大变数

  

        现如今看来,英国的退欧已不再是“说说而已”。英国脱欧公投将于本月23日举行,根据近期的多项民调结果,英国国内退欧派占上风渐成趋势。

  

        在过去的一天时间内,已有TNS等五项民调结果均显示,支持退出欧盟的受访者占比超过留欧支持者。博彩公司Landbrokes实时追踪的押注指标显示,英国退欧的可能性升至有记录以来最高的43%。

  

        当然,除了英国公投的隐患,世界上的其他地区也出现了不确定性,譬如本月26日即将举行的西班牙国内选举,以及近来严重震荡日本国内政坛的东京都知事辞职等均影响了各国央行的货币决策。

  

        今年以来,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状况并不配合全球宽松“逆行者”美联储的加息意愿。虽然美联储在4月会议上暗示了夏季加息的可能,且耶伦也在5月底的公开讲话中暗示未来几个月会加息,但这种可能性在目前看来却渐趋渺茫。

  

        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7月加息概率仍然不大,因为美国预计在7月30日公布二季度GDP数据,而美联储公布加息决议时间是在7月27日,美联储有可能会提前拿到GDP数据。从目前来看,美国国内经济增长偏悲观,因此加息概率仍处于下滑阶段。

  

        新兴市场喘息有余

  

        美联储再次按兵不动,令一些新兴国家有了更多喘息的时间和空间。趁着美联储“后院失火”,印尼继韩国和俄罗斯之后也于昨日意外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关键利率降至6.5%,这是自今年3月以来的首次降息。在印尼央行看来,宽松的政策将帮助政府刺激经济的行动。

  

        德国商业银行周浩对北京商报记者称,美联储的鸽派论调减小了中国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因此我国有可能推出新一轮宽松政策的空间,且我国近期经济继续下行,加强了央行的宽松预期。周浩预计,我国央行本月或将把基准贷款调低25个基点。

  

        不过,在肖磊看来,降息的可能性并不大。肖磊表示,我国当前正在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例如前日央行首次公布国际收益率曲线,下一步还有可能取消存贷利率的限制。在利率市场化更进一步的同时,也意味着存款利率是上升的,因此这一步伐与降息矛盾。“降准的可能性更大。”肖磊说道。

  

        交通银行首席分析师连平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即使降息,对实体经济的刺激效果或许已不会如想象中那么大。他表示,目前经过六轮降息,一年期基准利率已是历史最低,但利率市场化允许金融机构利率是浮动的,加上金融机构风险偏好的下降,对风险态度谨慎,所以不见得企业能获得更低的资金成本。

  

        反之,降息可能导致的负效应更大。连平认为,现在国内房地产泡沫现象严重,一二线城市房价进一步飙高,同时人民币贬值压力大,降息会加剧这一趋势,这些都会对降息形成制约。

返回
腾房声明:本稿件为北京商报原创稿件,版权所有,引用或转载必须注明出处,若有引用及转载行为视为已默认本条款
原文刊载:北京商报 | 选稿编辑:邓夏青
  相关阅读